鎏钺

然而纷纭的事实性知识总是得到民众喜爱的。他们最想知道的不是爱为何物,而是基督是不是私生子。

© 鎏钺 | Powered by LOFTER

梅菲斯特

趁我还想得起来赶快记下来:
我在《传奇世家》里用了梅菲斯特这个意象,看起来没人发现其中的含义,现在解释一下。
在歌德的《浮士德》里出现两个人物,一个是浮士德,另一个梅菲斯特。二者站在完全相反的立场,浮士德坚信不能迷信理性,而应挖掘人性更深处的此在;梅菲斯特则否定浮士德作出的一切功效与美德。梅菲斯特对浮士德说,当浮士德发现了比理性知识更深的美德,对人间产生快乐,流连于世时,便要取走他的生命。
我在《传奇世家》里借夏尔的儿子亚瑟这个人物,正是要和浮士德作对比。亚瑟也受到了梅菲斯特的“邀请”,但他不像浮士德那样致力于人性更高境界的深造,甚至自哀自怜为自我的“命运”而惊叹,因此最后被梅菲斯特夺走生命时,也没...

瞎胡扯一通

为什么撒旦教(安东拉维派)还没有成为世界主流宗教呢?

佛教:约公元前七世纪

基督教:公元一世纪

伊斯兰教:公元七世纪


撒旦教最早发起于12世纪(路西法派),已经错过一个14世纪了,因此下一次发扬光大的最好时机就是21世纪【。

事实上,现代很多人的思想不管有没有经过撒旦教的洗礼,都已经是极大的利己主义了,撒旦教——不用传教,自有神力。厉害,厉害。

男人不紧不慢,继续说,前两天你在《新潮》里发表了一篇小散文《浮世澡堂》,讲你和你们家小侄女刚到日本遇到的事儿。你们特地去公共澡堂泡澡,一个小孩儿坐在角落里等着被母亲浇水搓澡,哭丧着脸说活着太没意思了。你问她,那什么才有意思呢?小孩儿回答,读书。你又怂恿她把德川幕府十五位将军的名字都背一遍。小孩儿不假思索道:家康、秀忠、家光、家纲、纲吉、家宣、家继、吉宗、家重、家治、家齐、家庆、家定、家茂、庆喜。孩子喘了口气,又感叹道,活着真无聊。你看,我不是在背德川幕府,而是在背你的文章。
十几年前狄小姐的父亲去世,引得中外一阵哗然。狄父时时刻刻处在风口浪尖,确实饱受关注,但更重要的是,在这位怪作家的葬礼上,他...

2017下半年阅读书目及简短书评

2015下半年阅读书目及简短书评

2016上半年阅读书目及简短书评

2016下半年阅读书目及简短书评

2017上半年阅读书目及简短书评


1.《不朽》

米兰·昆德拉

昆德拉自己是这么评价这部小说的:

“……这将是一部小说中的小说,是我所写的最忧郁的色鞥情故事,甚至你看了也会难受的。”

阿弗纳琉斯窘困地保持沉默,随后柔声地问我:“你的小说要用什么名字?”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这个名字已经用过了。”

“不错,是我用的!但在那时,我弄错了名字。这个书名本应属于我现在写的这部小说。”

当然了,其实“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这个主题始终贯...

论太宰治自杀倾向

太宰治为日本近代文学界中一颗耀眼的新星,所获得的成就也举世共睹。与此同时,他多次的自杀经历也为人称道,甚至在当代被人曲解、误读。为端正当代青少年对其的看法,从客观的角度看待自杀倾向,本项目将主要从从太宰治的作品入手、间以时人的评论,研究其自杀倾向。


本项目为社科、文艺类项目,为求得最客观的结论,参考并重新整理了以下资料:

(1)《人间失格》太宰治 著,烨伊 译,武汉出版社

(2)《斜阳》太宰治 著,竺家荣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3)《惜别》太宰治 著,杨晓钟 吴震 戚硚婉琛 译,陕西人民出版社

(4)...

亚伯之死

他们端起一天里第一杯红酒时,全家人最和睦的时刻便到来了。天是蓝的,水是清的,家里能喝酒的大人(也就是除我之外的所有人)都赞美这种神奇的红色浆圌汁,赞美生活的苦难,赞美上帝。他们彼此以名称呼对方,加以“亲爱的”的前缀。再没什么能打破家人以血缘建起的强大羁绊。

随后是第二杯、第三杯。母亲开始对着餐盘里不甚寒酸的粮食哽咽,说她瞎了狗眼才会嫁给一个姓柯克兰的男人。她是波诺弗瓦家的千金小姐,当年爱慕她的小伙排满整条香榭丽舍大街,她却仅仅为了我父亲的英国口音把自己交付给了他。外祖母咒她,说她嫁与个爱尔兰男人必将不圌得圌好圌死,说倘若英格兰人是所谓的绅士,爱尔兰人就是纯正的地痞流氓强盗败类。孩子,我的好亚...

1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