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钺

不是每一个敌人都有致命的弱点,不是每一个问题都有拍案叫绝的妙法去化解,我们决不能忘记正面对决的必要性。

© 鎏钺 | Powered by LOFTER

两个因素逼迫我去看FB:

1.德普

2.骨科

看我能忍多久不去看

hhhhh还好我之前自己存档了

so,虽然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但还是要独享咯😂

反正一个人这辈子也不差看这么几本书

这世上的知识也没有别的书不能覆盖的

如果实在想知道的可以私信问我

我越来越不敢动笔继续写我正在动工的那个故事。

我想从一种文学象征意义上来说,男人之间的爱情是一种可以完全放肆的情感,可以有银河系最暴力的戏码,但仍然能遗忘。随后是收敛,再是隐忍。

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相遇了,带来了无尽的呼愁和死亡。我说我讨厌现在的百合文化,它突出的永远只有标签化的女人的细腻和纯洁以及假小子、或是装饰性的美。到现在为止只有寥寥无几的描写女同性恋恋爱的作品打动过我。

我的悸动隐藏在城市垃圾焚烧厂里,在我和心脏中间的位置有一层叫做窒息的泥土。但我在写的这个故事,它让我想起在那些纵火的日子,那些我曾经爱过的他们和她们,冷酷而又知晓一切。TA们知道我在垃圾堆里入睡,但看着我。这个...

百忧解的最后一支希望之歌

你们的严冬叫我瞧不起。

他不够严酷、不足以

致命。不像你,不像

阿尔忒弥斯之剑。这是我凭空捏造的

一个词,意味着爱情,或者我亲吻

兄长的睾|丸。一切与呼吸有关的情感

都让我颤抖。我想爱是

盲目,情人是独白以及

黑星。昨晚我和拉斯洛躺在床上,我想

我们都只是斑点,我们谋划盛夏

回归前最后一次行骗。我突然很想

给你写封信。可我仍不知道你的名字,

还有所有的名字。但绝不会是

希帕提娅,傻子都知道

这只是个意象,象征迷宫

并且乱伦。我已经反悔了。有时,

你让我如此悲哀。


我+大仲马=门多萨+乔伊斯

我宣布:

所有的诗人即刻死亡。


一个懂得写作的人,

不用汉语书写。

她用万物的方言去观察。


譬如:

太陽を

太陽を

眩しいすぎる

主の胸に

吾を死す


希帕提娅永远不明白,

我如何热爱战争,

她如何化为欲火。

而当她素颜踏入我的浴缸时,

我将荣登雄狮之王。


爱或死亡只是虚惊一场。

死后,

我们将知道更少,

作为一个人意味着什么。

普鲁士对第三帝国影响之谜思

The Myths of Prussia's Impact in the Process of the Third Reich


Introduction

To describe the history of Prussia with a certain kind of music, Rock'n'Roll will definitely be the most suitable one. As a nation, her construction was a rather late one among all European countries. Yet once she announced...

圣城纽约和她的露水情人们

——Ave New York, morituri te salutant.(万福纽约,将死之人向您致敬。)


第二天,他没有回去。第三天也没有。等到一周之后,警觉的气氛终于渐渐升腾开去,但费里西安诺漠然地说:这次罗维诺不会再回来了;不要咒你哥|哥;和他一起走的还有一个西班牙宪兵,他爱上了。瓦尔加斯家的老祖母后知后觉地难为情起来,起身在屋子里踱了几圈,边走边叹气。费里西安诺朝屋里喊:早晚我也会离开这个鬼地方。

他和那个西班牙宪兵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更准确来说是西班牙逃兵)连夜进了城,踏上远离意大利的第一块甲板,身无分文地在三等舱里躲了三天。没...

Failure Never Faileth

Eventually I get back to this city, speak with the tones of men and angles, and forget her own dialect, I am nothing. Where I’m born I don’t call her motherland, whose dialect I don’t regard as mother-tone. Thus under no circumstances will I write about her in her unique language; only by drifting apart...

1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