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钺

然而纷纭的事实性知识总是得到民众喜爱的。他们最想知道的不是爱为何物,而是基督是不是私生子。

© 鎏钺 | Powered by LOFTER

极致人生

——比叛逆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当你蓦然回首时,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成为曾经最讨厌的人。



太宰治他爹是横滨大骗子,他妈是横滨大傻子。简单来说,两人相遇的场景大抵是这样的:一日,太宰先生从黑手党失意而归,因为没钱骗了两杯马丁尼后被保安从酒吧里拖出来扔在路上。过了两个小时,又一次被男人耍了的津岛小姐哭着从酒吧里逃出来,这一刻,两人四目相对。然后嘤嘤嘤嘤呜呜呜呜哇哇哇哇,太宰先生就和津岛小姐抱在一起哭啊,纠缠在一起啊,谁也不认识谁了。十个月后太宰治出生,太宰先生和津岛小姐在寿町①租了一个小房间,算是结了婚。

太宰治长到十岁,横滨大傻子就嚷着要离婚,说是爱上了对街洗衣房的老板。(“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男人……就算只让我为他生个孩子也好啊!”)太宰先生抱住津岛小姐的腿求她:你这个没担当的、轻浮的人!我们的孩子怎么办——治,快拦拦你妈!一个大老爷们儿,几次三番跪在地上哭得六亲不认。太宰治就跑到前面把去路挡住。津岛小姐蹲下身,摸摸太宰治的脸:再见了,妈妈要去追寻幸福了,你也要幸福啊!

这件事的结局是,当太宰治第五次从黑手党办公室里拖着烂醉如泥的老爹回家时,太宰先生的意识终于开始清醒起来。他倚着电线杆跌跌撞撞地站住,一屁股坐在水泥路上,郑重地拍了拍太宰治的肩说:我们得好好地过日子,气死你妈,知道吗?随后他的表情扭曲起来,头歪向一边稀里哗啦地吐了一地。

隔晌太宰治躲在教室里吃便当,远远地就看见太宰先生站在校门口向他挥手:读什么书!来,跟爸爸练枪法!太宰治不情愿地收拾书包向门口挪去,就看见中原中也背着漂亮的小书包,头昂得比天高去食堂吃中饭。中原中也的养父叫大名鼎鼎的黑手党首领森鸥外,所以他一副走路生风的模样都没有同学敢欺负他。中原中也原来是有父母的;后来他爸一合计这个日子过不下去了,便四处寻死。他和弟兄们出去干架,死在森鸥外面前,翻过身向森鸥外爬去,竭尽全力,鼻涕眼泪和着血水绵延不绝围成一颗爱子之心,呼:首领,我还有一个六岁的小儿子,没了我他活不下去啊,要不您行行好让他和我一起死去吧!森鸥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别人打孩子的主意,旋即搂住中原先生承诺道:中原,你放心死去吧!你的儿子我会照看的!

过了几百年太宰治挪到校门口,悄声说道:我能不能回去读书?太宰先生愣了愣,然后笑起来,再然后笑声冻住:你想干嘛,以后烂死在横滨的月色里?太宰治声音更轻了:中也都能在学校里……太宰先生板脸:中原中也他老爹是谁?治,我告诉你——作为一个普通人是不能让你妈羡慕的——你得在我们这(黑手党)里混得出人头地。过个二三十载等你妈奄奄一息爬到你面前的时候,看到你左牵小孩右搂娇妻,走路拿鼻子看人的时候,跪在你面前向你忏悔,那我的气才算是解了。读书——读书有什么用?治,你听懂没?

等太宰治升上初中,太宰先生望子成龙的心情便愈发急切了。可太宰治是谁啊,他老爹第一次带他出去干架的时候叫他望风,他就一溜烟逃回学校去。下午太宰先生怒气冲冲地踹开学校大门,脱下一只皮鞋就满校园追着太宰治打:叫你读书!我叫你再读书——我他妈——读书——看我不今天揍死你!之后太宰治再来上学,得把上半身严严实实裹上绷带才能把这青一块紫一块遮住。他中午在单杠上挂着玩儿,听中原中也在一边很蹩脚地安慰,一个前摆完美落地,恶作剧一般亲了亲中原的脸,说:我们高中考去东京,去他奶奶的黑手党——我们自己开辟新生活!

那之后中原中也简直要爱上太宰治了。太宰治三寸不烂之舌,俨然已经把他们今后的生活用嘴巴构建得天衣无缝了。他们要在十七岁真正热恋,然后分离——爱情的真谛在于分离嘛。再相遇的时候中原得食什么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小职员,太宰呢,得是个新晋天才作家。太宰治的构想是这样的:

十年后他们在同学会上再相遇,大家都变老了,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是学生模样。小小的包间里乌烟瘴气的,在觥筹交错间太宰凑到中原中也面前,说:我能带你重返十七岁。

中原中也愣了愣,同学会结束后两个人踉跄着进同一个家门,重返十七岁——牵手、接吻、互相观摩对方的身体。之后他们再一次坠入爱河、同居、太宰治向中原坦白自己没有肚脐,是一百五十年前被别天津神贬谪下来的神。

这段构想的高潮部分终于来了:当太宰治终于满愿与爱人厮守后,他在六月的没完没了的梅雨味中,在茉莉与樱桃参半的香气中升入天庭,那一刻多日的乌云撕裂开来,圣光照耀在太宰治的身上。中原中也奔跑着,追逐着,哽咽着——啊,他爱上的竟然是一个走在荆棘路上的神!

太宰治把什么都想好了,就是没有教会中原中也读书。那天中原拿着不堪入目的成绩单在东京湾闲逛,太宰治便找到他讲了先前说的那些东西。中原听完这个故事后把太宰治胖揍了一顿,两人沿着东京湾的凛冽寒风一个追一个逃,身上沾满了咸咸湿湿的粗砂砾。太宰治摔在地上,中原中也便扑到他身上掀他衣服,肚脐眼好好地在那里呢。中原啐了一口,起身失望地向家走去。

初三那年暑假,电视上在放中年选美节目。备受瞩目的二号选手正是津岛小姐——“这么细腻的皮肤!完全看不出是四十岁的女人呢!”津岛静子在电视里笑得春风得意,太宰先生就坐在电视机跟前一个劲叹气:唉,观众评委们都是瞎了眼么?这个女人!这个恶魔!房间里没有开空调,小电风扇跟太宰先生面前呜啦呜啦卖力工作,仍是扇不灭太宰先生心中的怒火。喂,小子,太宰先生吼,出去给我卖瓶冰镇啤酒去!太宰治再提着酒回来,就看见自己的老爹在家里发了疯地奔来奔去,撞着镜子亲一口,撞着五斗橱亲一口,撞着太宰治也亲一口:她没拿冠军,没拿——治,你妈没当上日本中年小姐,现在在台下气得要哭了,哈哈哈……

然后他翻了个白眼倒下,脑溢血,死了。


六个月后太宰治悄无声息地投奔东京,一头撞进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温柔乡里。一个俄罗斯人,跑到东京最好的高中来教国语,口若悬河讲得一班级青春期少男少女神魂颠倒。他是太宰治的偶像,偶像不上厕所不挖鼻屎,偶像说什么都是对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半夜躲在被窝里发消息三句不离陀思妥耶夫斯基。偶像的脑子是24K黄金打造的,讲话的时候嘴巴里会放光。半大的小子自视比天高,恨不得把鼻子尖贴到天花板上,但只要陀思妥耶夫斯基往教室门口一靠,全班都低着头和小学生一样乖乖坐下。总而言之,偶像什么都好,就是家庭背景不太干净(开赌场的,玩真枪实弹的俄罗斯转盘的那种)。这也不成问题——偶像在十八岁的时候站到牌桌上对全家人道别:大家!我要去当好人了,再见!随后矫健地跳下来,夺门而出。中原中也隔着个手机屏幕都能看到太宰治嘴里竖起的一座座伟人碑,酸了好几天没说话。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爱情到处都有,在东京每走一步都能遇上爱情。太宰治闻道半夜跑到大街上,转角没遇到爱情,撞见个偶像。陀思妥耶夫斯基孤家寡人一个,瞧见太宰治比看见亲弟弟还高兴。两人跑路边摊上点了一份章鱼烧一碗面,陀思妥耶夫斯基把吃的往太宰治这边推了推,自己又要了一瓶啤酒。太宰治到底没爹没妈,茕茕孑立在东京,几个月没好好吃几顿饭,见到冒着热气的面条比什么都开心,把脸埋进碗里就闷声不响吃起来。陀思妥耶夫斯基气定神闲地喝啤酒,不忘教师本职,情不自禁开始讲起课来。他说以前英国八十年代有一句禁毒标语——“选择生活”,他以前喜欢往这句话里加一些奇奇怪怪得内容。譬如说,选择生活,太宰同学,选择好学校,选择大房子,选择能把人气得死去再活来的工作,选择朝九晚五他妈的烂死在东京的霓虹灯里,然后第二天早上再在闹铃声中活过来,选择对每一个路人都报以微笑,大声宣布:“我很幸福!”,选择在中年后沉溺在过往辉煌中趑趄不前,选择未来,选择生活。太宰同学,你在听吗?

太宰同学在啃蟹肉棒,急促地点了点头。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这时突然回过身,就着昏暗的路灯迅速地吻上了太宰治。太宰治紧闭着嘴接受了他的吻。

那天晚上他们走到六本木之丘分了手,陀思妥耶夫斯基帮太宰治叫了一辆出租车。太宰治怀着不可思议的清爽的心情入睡,在梦里看见一座金黄色的大教堂,银河系绕着它旋转。陀思妥耶夫斯基穿着雪白法衣戴着金边高帽走上圣殿,张开双手,唤道:Судьба②!

第二天上国语课的时候他还沉醉在这个梦里,痴痴地盯着陀思妥耶夫斯基看。大家怎么都没有热泪盈眶,跪下来一齐喊“аминь③”呢。陀思妥耶夫斯基目光扫过他,顿了顿继续讲课。同学们,你们以为俄罗斯人都是怎么说话的——啊,我最最亲爱的、调皮的谢廖沙,我要好好给你上堂课——不,我们会说:小伙子,你完蛋了;更简洁明了一些:блять④!大家都知道这话什么意思,于是哄堂大笑。太宰治这个时候终于缓过神来,后知后觉地跟在后面笑。陀思妥耶夫斯基等大家笑停了继续讲,同学们,这就是语言的魅力啊!日本人的文学也一样,但是日本的人和日本的文学一样,总是喜欢走极端……执两端而道中庸,懂不懂?大家都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国语课一结束,太宰治就冲到走廊上对着陀思妥耶夫斯基潇洒的背影喊:老师,让我跟你睡吧!

陀思妥耶夫斯基两条大长腿立住,挥了挥手又往前走。太宰治就上前追他,喊:我在东京已经没地方住啦——老师你一个人住多寂寞啊,你要愿意,我可以帮你暖床啊……陀思妥耶夫斯基老谋深算,刚喝进去的半口水也要喷出来了,只得打马虎眼道:暖床就算了,家务会做吗?

放学后太宰治抱着行李跟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后面,满面得逞的笑容。陀思妥耶夫斯基嘀咕:不许闹,听到没?太宰治屁颠屁颠地放下行李从背后环住他:是!老师!一个一米八的半大小子,话里能拧出三升枫糖浆。

太宰治终归不省事,没过几天就和校长的儿子斯坦贝克打了一架。斯坦贝克说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个耍花腔的,太宰治一一回敬回去,两人和颜悦色地吵起来。太宰治笑容可掬地给了斯坦贝克肚皮一记重击,斯坦贝克疼得哇哇大叫,叽里呱啦冒出一堆干脆利落的脏词,随后扑上去。于是两个人扭在一块儿,也不知道到底谁在揍谁,就这样在地上滚啊滚啊滚。陀思妥耶夫斯基赶过来赶过来把两个大小伙子拆开来,问怎么回事儿。太宰治桀骜不驯道:是我是我,我就是看他不爽,他说老师您耍花腔。陀思妥耶夫斯基叹口气,看看斯坦贝克,再看看太宰治,拎起后者的领子就往校长办公室拽,留着斯坦贝克在走廊后面哂笑。

陀思妥耶夫斯基睡相不太好,有的时候半夜睡觉会大字开,还把被子都往自己身上揽。那天晚上太宰治被踢醒,没说什么,跑到小阳台上摸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万宝路抽起来。三个小时后陀思妥耶夫斯基摸摸身边没人了,醒过来,顺着香烟味儿到阳台上。太宰治看见他就翻白眼做鬼脸,陀思妥耶夫斯基云淡风轻道:你总得活在现实中啊;我要是帮你,还不得被开除,到时候我们怎么办,你说?太宰治就没再说什么,乖乖地让同居人把自己的香烟拿走。从那时起,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神性开始渐渐在他心中崩塌。

于是偶像开始渐渐上厕所、挖鼻屎、喝完酒后会冒傻气。大家喜欢的是光鲜亮丽的偶像,能够让大家臆想连篇的形象,当我们离偶像太近,他就开始成为一个人,偶像的寿命也就到此结束了。年终会上陀思妥耶夫斯基带着太宰治出去和一众老师喝酒。绿的棕的酒瓶子在太宰治眼前飞来飞去,陀思妥耶夫斯基斜睨着眼一杯接一杯,完全融入了周遭恶俗的笑话之中。太宰治躲在角落里阴阳怪气地抿着果汁,竟看着陀思妥耶夫斯基起了倒胃的感觉。后半夜他拖着陀思妥耶夫斯基回公寓,几个月之前的干柴烈火也就是烂掉的干柴烈火。他把陀思妥耶夫斯基往沙发上一扔,逃跑了。

开学后的第一天,就有人传太宰治同学和陀思妥耶夫斯基老师不伦的绯闻。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最后不得不一纸退学单送到太宰治手里。太宰治拿着退学单急不可耐地收拾自己的行李,赶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回来前一秒出了门,没逃成,最后还是被陀思妥耶夫斯基拦下来。

陀思妥耶夫斯基问他:匿名举报信是不是你写的。太宰治点点头。

陀思妥耶夫斯基挑眉,什么话涌到嘴边了又给梗回去。最后他揉揉太宰治的头发,递给他一盒万宝路黑冰爆珠:你们日本人啊——你今后一定要幸福啊!


太宰治转身逃出去,一路奔下楼到森鸥外的车里。森鸥外哼笑道:太宰君,你今年几岁了?不多不少,正好十八,太宰治低头。

十八啊……森鸥外眼珠子咕噜咕噜,约莫在盘算什么:也不小了,考不考虑来我这里?自立更生吧。

太宰治摇头,说我还有一个妈。可人家选美大会第二名津岛小姐依旧沉沦在爱情的漩涡中,且近来愈发光彩照人了。太宰治躲在巨大的充气轻松熊后,看到津岛小姐和洗衣房老板在元町⑤的橱窗前走走停停,最终还是归到了森鸥外手下。森鸥外搭上太宰治的肩,得意地笑道:还是来了吧,正好中也准备继承我的衣钵,子承父业嘛。

话音刚落,就见中原中也从里屋走出来,神色阴郁地点头示意。这一刻太宰治和他四目相对,中原中也把帽子压低,说我请你去酒吧吧。两人干坐在吧台前,比赛似的喝酒,谁也不寒暄问暖一句——想问的太多了,反而没什么可说的了——但随时都有可能爆发。随后太宰治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万宝路黑冰爆珠,上面的俄文字恍得中原中也眼睛疼。中原中也斜睨着眼就要抢烟,说:这烟还不如SEVEN STARS呢。两个人争吵起来,混乱之下中原中也把万宝路丢到大街上。太宰治暗骂一声就跑上街跪在地上找烟盒子。

中原中也跟在他后头,闻到太宰治身上的烟味酒味人肉味,扶着墙蹲下身。他凑过身企图亲吻太宰治,太宰治不惧不迎。中原中也自讨没趣地推开他。太宰治起身,沉沉地坐下,抱歉地问他:你说,爸爸是大骗子,妈妈是大傻子,这个小孩会怎么样?中原中也没好气道:超级大傻子。两个人往红砖墙上一靠,曙光开始逐渐升起来。



【FIN. 】





注:

① 寿町:横滨著名贫民窟。

②Судьба:俄语,命运。

③аминь:俄语,阿门。

④блять:俄语脏话,意为贱人。

⑤元町:横滨著名时尚购物街。



评论 ( 5 )
热度 ( 1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