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钺

然而纷纭的事实性知识总是得到民众喜爱的。他们最想知道的不是爱为何物,而是基督是不是私生子。

© 鎏钺 | Powered by LOFTER

大正浪漫09

大正浪漫08

希望你们与我感同身受

==========

——军官、爱情、自由而无用的灵魂


玖.

罪多者,其爱亦深。——太宰治


有些事,即便仍旧历历在目,也无法再用言语精确地描绘出来。于我前半生的最后一天而言,正是如此。以我当下的处境去看待它,必然会不可避免地怀抱有先知的态度,写出来的文字甚至可以说是可笑的了。所幸的是,我还留有一份当时我写给红叶的信,能够较为准确地反映那时的情形。读者们大可自己去揣测,我也不必画蛇添足了。

以下是信的具体内容。


红叶亲启:

热恋带给我的狂喜正在逐渐消退,我此刻才能够控制自己颤抖的双手向您做最后的道别。您收到这封信时,势必不将再听闻有关我的讯息,因为我已毅然决然踏上一条死而复生之荆棘路。

我得承认,这一次的热恋,是从几个小时前太宰试图打开牢门时开始的。我虽在您前来拜访时一贯表露出对死生的麻木,但这颗懦弱的信潜意识里仍旧惧怕去追寻所谓“伟大的也许”。

昨日清晨在接受审讯时,我的确是能够坦然面对死亡的。入夜后,我的“温度计”骤降到距离死亡三十多度。黑夜使人恐惧,使人思考。我的死,究竟能带来什么呢?我既不是至高无上的殉道者,也不是遗臭万年的无耻之徒,我的死法太普通了……

就是在这样的思考之中,太宰将我拉出了死囚牢房,一起向着太阳升起的街道狂奔而去。我在逃跑的过程中意识逐渐清醒过来,问他我们的目的地。于是他像一个长脚鹭鸶一样站住,眼中满是生的喜悦:我们逃去巴黎。

是的,巴黎便是我们此行的终点了。我信任您是不会将这份私人信件大胆交与他人的,因此才在此把如此重要的信息告诉您。总之,在那一刻,我对他几次反复无常的爱恋再次复燃——即便他口口声声宣称着自我精神的腐烂,他最后还是重生了!

我在初晓的大街上亲吻他,并为之目眩神迷。我该更清晰地认识到,太宰治本人即是大正浪漫,集军官、爱情、自由而无用的灵魂于一体。我不才,终身无法接近中庸之道,也从未停止过对大正浪漫的渴求。

关于太宰藏在第三格抽屉里的文稿,他最终将其内容告诉我了。那是三则关于他前半生的手札,所发生的事都是我所知晓的,但经过他个人的思考再转述下来,就成了他所认定的“一生净是可耻之事”了。他便是如此评价自己的人生的。如今这些手稿也失去了用途,太宰治已决心彻底抛弃它们了。

如今,我终于有机会去作为一个“人”去度过我余生的日子。眼下我正坐在开往港口的火车上,若是不出意外,我们将在抵达巴黎重获身份后,再与您取得联系。

倘若我不幸失败,请您允许我栖身于您未来的墓旁。

再见了!


中原中也不孝

大正十二年八月

【TBC.】

==========

大正浪漫10

评论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