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钺

然而纷纭的事实性知识总是得到民众喜爱的。他们最想知道的不是爱为何物,而是基督是不是私生子。

© 鎏钺 | Powered by LOFTER

论太宰治自杀倾向

一.调鞥查研究目的


太宰治为日本近代文学界中一颗耀眼的新星,所获得的成就也举世共睹。与此同时,他多次的自鞥杀经历也为人称道,甚至在当代被人曲解、误读。为端正当代青少年对其的看法,从客观的角度看待自鞥杀倾向,本项目将主要从从太宰治的作品入手、间以时人的评论,研究其自鞥杀倾向。



二.参考资料


本项目为社科、文艺类项目,为求得最客观的结论,参考并重新整理了以下资料:

(1)《人间失格》 太宰治 著,烨伊 译,武汉出版社

(2)《斜阳》 太宰治 著,竺家荣 译,上鞥海译文出版社

(3)《惜别》太宰治 著,杨晓钟 吴震 戚硚婉琛 译,陕西人鞥民出版社

(4)《太宰治殉情考》坂口安吾 著,萧云菁 译,新雨出版社,台鞥湾

(5)《爱与死相随》山崎富荣 著(石狩书房版),実休光忠 译,百度贴吧太宰治吧

(6)《自鞥杀论》埃米尔·迪尔凯姆 著,冯韵文 译,商鞥务印书馆

(7)《NHK历鞥史秘话:太宰治是如何「人间失格」的》NHK纪录片

(8)《大正文化——帝鞥国日本的乌托邦时代》竹村鞥民郎 著,欧阳晓 译,上鞥海三联书店


为了能够将太宰治作品中的艺术形象与其个人经历区分开来,首先需要将其作品进行分类。本人选取了太宰治所有发表作品中公认具有较高研究价值的作品,剔除如《维庸之妻》、《雪夜的故事》、《款待夫人》等与其自鞥杀倾向无直接联鞥系的小说。结合埃米尔·迪尔凯姆的自鞥杀理论,对太宰治从少年时期以来的自鞥杀倾向与行动进行理论分析。同时,参考了前人与今人对于太宰治的评价,修正了观点中的纰漏之处。



三.正文


(一)对于非社鞥会因素的探讨


A.非仿效

对于太宰治多次试图自鞥杀的起因,我们最先能够想到的是其年轻时代崇拜的偶像芥川龙之介。现在学说广泛认为太宰治自初中时代起便崇拜芥川龙之介,且很大程度上秉承了芥川龙之介创作的理念。

我们是否可以认为,太宰治的自鞥杀倾向也主要是对芥川龙之介的效仿呢?

首先,我们从埃米尔·迪尔凯姆的《自鞥杀论》中找到了对于仿效的准确定义:这是一种不对社鞥会产生任何意义、无目的的模仿作用,就像看到别人打了一个哈欠之后自己也会不由自主打哈欠一样。这种仿效自鞥杀通常只是后来者对于先前自鞥杀者情感的再次体验,但并不至于如同先前者一样强烈。

太宰治一生四次尝试自鞥杀,几乎每一次的缘由都各不相同(为出身困扰;殉情;测验落选;殉情),而这些都与芥川龙之介抱着’’希望已达之后的不安,或者正不安的心情”,服安眠药自鞥杀不同,因此不能认作是仿效。


B.非忧郁型自鞥杀

另一种可能性则是由深度的忧郁症引起的忧郁型自鞥杀。

事实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太宰治中后期作品中不乏《秋风记》一类通篇言“自鞥杀”的文章。对于这种类型的自鞥杀者,娱乐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生存本身成为了一种困扰。

然而真鞥实的情况是,在太宰治最后一次尝试自鞥杀前,他刚把《人间失格》中的《第二鞥手札》完稿,且在战争期间,为了安抚日本民众的心理,太宰治还曾写过一本童话书《御伽草子》。

在小说《薄明》中,太宰治曾写道:“我也想过如果这个孩子,这一生眼睛都睁不开了,什么文学呀、名誉的我都不要了,我要抛开一切,陪伴在这个孩子的身旁。”

深度的忧郁症患者是不可能对生活存有寄托与希望的,因此我们大可以把这种可能排除。

在坂口安吾的《太宰治殉情考》中,也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太宰在遗书里说他已经写不出小说来了,但写不出小说这种事情,都是一时性的,并非绝对性的事情,所以绝不能将这种一时性的抑郁,转变成绝对性的忧郁,太宰并不是一个连这种道理都不懂的人,他的死,绝对是因为这种一时性的忧郁,让他突然产生想死的念头。”

事实上,在《东京八景》中,太宰治本人已经给出了最好的解答:“我在反省、自嘲和恐惧中,专注于自己那一系列任性的遗书,却根本不想死。一直不断地期待着下一部作品。归根结底,这家伙不过是在装腔作势,一种青涩的伤感罢了。”



(二)对于社鞥会因素探讨


A.利己主鞥义自鞥杀

事实上,太宰治的自鞥杀,同当时大多日本作家的自鞥杀一样,可以归入利己主鞥义自鞥杀。这种自鞥杀类型是社鞥会的进一步发展以及社鞥会整体凝聚力的极大削弱造成的。

太宰治最为活跃的年代为大正、昭和初期,此时日本明治维新早已经过去,日本进入飞速发展、西化的时代。此时的日本知识分鞥子主要接受的是西欧文化,“是由福楼拜、莫泊桑、易卜生、托尔斯泰、印象派艺术所代鞥表的十九世纪浪漫主鞥义、自鞥由主鞥义、人文主鞥义文化。”(《大正文化》第五章 大正文化的成鞥立)

而十九世纪的欧洲正式思想“以一种病态的飞速发展”(《自鞥杀论》)的年代,法国、俄罗斯的自鞥杀率也在不断增长。在这种文化熏陶下的忧郁知识分鞥子,多感到现实世界的不可依赖,沉湎于自我的内心世界中,大多数利己主鞥义自鞥杀者就是在向内寻求无法解脱后选择了自尽。日本文人在长时间的闭关锁国后面对爆鞥炸式的外来信息,多有这种倾向是可以理解的。

在太宰治的作品中,尤其是其代鞥表名作《人间失格》中,表现出了对于现实世界的质疑以及对自我的否定。然而这种否定不是出于愤怒的言鞥论,更多是一种冷漠,以及对于理想世界的向往。

由此,绝不能把他的心态与迪尔凯姆所归纳总结的“反常的自鞥杀”仍作本质性相同的产物(反常的自鞥杀:由于对社鞥会给予其的要求与配置感到不满,而心生愤怒之情,在这种心情下自鞥杀与杀鞥人都有可能会发生,因此不能完全算作本研究所讨论的自鞥杀)。太宰治的想法,在其作品《斜阳》中以弟鞥弟直治的口吻写下的遗书中也可以体现:“我虽然纵情声色,却一点也不快乐。也许我是个快乐阳痿者,我是拼命想要摆脱那如影随形的贵鞥族味儿,才这样放鞥荡无度、自甘堕鞥落的。”


B.宗鞥教(基鞥督教)对自鞥杀的影响

这样解释似乎已经行得通,但我们还必须要更深一步。

坂口安吾在《太宰治殉情考》中也提到过,太宰治是“一个虔诚的基鞥督教鞥徒”,虽说这可能只是文学上的夸张之辞,但太宰治最后的殉情对象山崎富荣也在其最后的自鞥杀日记《爱与死相随》中说:“先生说,他做好了成为打破现行道鞥德的弃石的觉鞥悟。之后,又言及了基鞥督教。……”太宰治在《樱桃》等文中也多次提及基鞥督教与《圣经》。不论是天鞥主鞥教还是新鞥教,对于自鞥杀都是明令禁止,认为其是罪恶的。

如果太宰治当真是基鞥督教鞥徒,那么就必将受到其影响,即便心存自鞥杀的想法,也会受限于教鞥义而不多言及自鞥杀的言鞥论。

其实,我们再仔细观察一下所有太宰治引用过的《圣经》中的言鞥论,便会发现他也只是引用了其中适用于自身和日本社鞥会的教鞥义。如“我要向山举目”(《樱桃》的题记)、“一句话说得合理,就如金苹果在银网子里。”(《斜阳》)等等,全都巧妙地避开了当时日本社鞥会文化与欧洲、基鞥督教文化中相冲鞥突的部分。

因此说太宰治是基鞥督教鞥徒实则是言过其实的,由于利己主鞥义自鞥杀者的“泛神论”心理,导致他对《圣经》更多是以文学角度去借鉴引用的,完全不能将他关于基鞥督教的言鞥论看作是他自鞥杀的依据。


C.殉情与自鞥杀之间的联鞥系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就是太宰治的殉情。

殉情这一个名词似乎也成为了日本近代文人所特有的一个标签。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太宰治在喝得烂醉如泥后预备和情人山崎富荣殉情,写下遗书时,仍然对妻子石原美智子说:“美智子,我还是爱你的。”(见《NHK历鞥史秘话:太宰治是如何「人间失格」的》),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情感呢?

对此,坂口安吾的见解是:“我完全看不出来太宰治又在喜欢急惊风小幸(*即山崎富荣),别说是喜欢她了,我甚至都觉得太宰有点鄙视她。”

当然,从前文以及太宰治生前和坂口安吾的友情来看,坂口安吾很可能是抱着强烈的主观情绪写下这些文鞥字的,但太宰治不曾爱过山崎富荣的事实也是无可非议的。

这就揭开了日本文人殉情的一个很大的谜团:并非全然相爱才会殉情,殉情者并非为了纪鞥念爱情而采取这种措施,更多时候是当双方都处于极度困境中、社鞥会无法为其打下后路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无奈之举。

在电影《华之乱》中,也有过主张,认为殉情双方并非相爱,而只是为了在死亡的路上寻找一个伙伴才会这么做。为此,绝不会和妻子殉情,因为利己主鞥义自鞥杀者的目的绝不在于损伤他人的利益,他们知道生的意义,而只是自己已沉浸在内心世界中无法求得解答。



(三)解决方案与总结

太宰治的自鞥杀,向来是个大可谈论的话题。作为日本的著名文豪,他的自鞥杀对当时乃至今日的文学界都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如何尽量减少这种损失,为全人类的精神世界创造更多的财富,成了我们需要密切关注、切身解决的问题。

首当其冲要做到的就是社鞥会的公平与客观。众所周知,太宰治的忧郁,不可忽略的一部分正是由于其在写作生涯中收到的不公对待而催生的。舆鞥论的力量是强大的,而在当今的信息社鞥会,我们更能体会到它的威力。当今的网络暴鞥力,扼鞥杀了太多的人才。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提高社鞥会人群的素质,进行正确的管理,尽量避免偏激与诽鞥谤的出现。

同时,当下青少年更不应该重蹈覆辙,一味追求前人的作为,当下社鞥会虽说对自鞥杀的惩罚力度已减小许多,但并不代鞥表自鞥杀是可取的。应当吸取教训经验,在探寻内心世界的同时也关注外在世界,发掘生命的意义。


评论 ( 3 )
热度 ( 206 )